正言无惧: 从杨守梅事件看杨永信事件:主管部门充当了什么角色?!

前段时间闹的沸沸扬扬的五莲杨守梅事件因为人民日报的发声得到了逆转,当地政府机关撤销了教体局对杨老师的处罚决定,并做了妥善的安置。

杨老师是不幸的,本来惩戒逃学的学生是正常的教学行为,却因为家长的蛮横和当地主管部门的乱作为几乎酿成悲剧。

杨老师又是幸运的,因为社会的关注和呼声及时阻止了悲剧的发生。

可是相比于杨老师,安徽铜陵的周老师就没有这么幸运,同样是因管理学生,被学生家长殴打、辱骂,最终不堪其辱,愤而投江自杀,终酿悲剧!相信这样的事例绝不是个例,但这样的悲剧还在继续上演着。

制度本来是严肃的!不应该因为某种”压力”或者”胡闹”就去破坏制度。五莲教体局的做法显然是不符合制度,有悖于法度,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本来学校的处理就够狠的了,教体局却来了个没有最狠只有更狠,显然这是要赶尽杀绝啊!教体局这种一棍子打死的做法是极其简单粗暴,极其不负责任!

杨老师被”平反”了,难道对杨老师的处罚做出矫正就这样完事了?始作俑者、玩忽职守者又该如何处理?

由此,我想到了杨永信医生。

一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精神科专家!一位拯救了七千多名网瘾问题孩子的心理医生!

在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制度下,在和谐社会主义大家庭里,一位备受家长拥戴的良心医生却被游戏资本操控的恶媒谣记们妖魔化成“电击狂人”!

近几年,随着杨氏模式的日臻成熟和完善,随着临沂网戒中心救治的孩子越来越多,杨医生的名气也越来越大。树大招风,名大招祸,杨医生和他的网戒中心自然也成了游戏利益集团的眼中钉、肉中刺。而为资本利益站台背书的恶媒谣记自然成为了妖魔化网瘾戒治的急先锋和马前卒——通过网络等各种途径不择手段的来诋毁抹黑杨医生和网戒中心。

马克思曾说过,资本来到世间,从头到脚流着血和肮脏的东西。资本势力是贪婪的,舆论一旦被资本操控就会变成资本利益的喉舌!

甚至有些央媒也被其蛊惑和收买。如CCTV2“第一时间”主持人张腾岳、CCTV13《新闻周刊》主持人候丰、中国青年报杨鑫宇之流就曾公开以诸如“‘网络普及就意味着网瘾消失,网瘾消失就意味着戒网瘾不合时宜’甚至违法”的荒诞逻辑来妖魔化网瘾戒治,来炒作临沂网戒中心,炒作杨医生。

然而,真相不容诋毁,谎言终究掩盖不了事实。就在今年的5月25日,世界卫生组织正式将游戏成瘾纳入精神类疾病,这对某些恶媒来说,无疑是一记耳光打在脸上。关键是人家还有脸出来逼逼。

央媒尚且如此无耻,下边的媒体就更肆无忌惮了,譬如什么新京报了,南方报系了等等,到处胡说八道,造谣生事,蛊惑人心,搅乱社会秩序,唯恐天下不乱!

好在国家已经意识到了媒体的脏黑臭,并开始整治。新京报的原社长戴自更被抓就是警示,这也是恶媒们长期以来为非作歹的结果。

恶媒谣记的言论不只是迷惑了不明真相人群的眼睛,同时也左右了某些地方政府的决策。临沂市卫健委的现任领导就是在谣言的蛊惑下迷失了方向,丧失了立场,失去了党性,背弃了使命。

本来,临沂市卫健委作为临沂网戒中心的主管机构,也曾屡屡以杨永信和网戒中心为荣,甚至被誉为沂蒙老区卫健系统的名片,杨医生也因此屡获殊荣,即便在过往的历次炒作中,市卫健委的历届领导也曾力挺辟谣。

在临沂市卫健委的支持下,2016年4月25日,杨氏模式通过了由市科技局组织,由中国工程院院士领衔的业内高端专家组的鉴定,鉴定委员会一致认为,其综合技术填补国内空白,在国际上具有显著创新性,居国际先进水平,建议进一步扩大推广应用的范围。

但是,随着炒作风波愈演愈烈,卫健委的现任领导们却开始胆怯了!开始妥协了!

他们不是去正确的引导舆论,去正面澄清事实真相,去积极消除负面舆论。而是全然不顾及历任领导的历史结论和主管机构屡次调研的事实,不顾及网瘾问题孩子的死活和家长们的跪求,对中心进行了野蛮、粗暴的整改关停!

作为临沂网戒中心的主管单位,显然临沂市卫健委现任领导的做法太不地道了!为了平息谣言,更确切的说是为了自己的官帽和官位,他们居然靠牺牲良心医生来息事宁人!不管你成功救治了多少患者,不管你为社会做了多少贡献,不管你为国家创造了多少效益,甚至不管你为自己赢得了多少荣誉!只求保住自己,只求平息舆论,这就是临沂市卫健委现任领导的嘴脸!

总书记曾要求党员干部“管住不用弃用权力的失职行为,整治不担当、不作为、慢作为、假作为,注意保护那些敢于负责、敢于担当作为的干部,对那些受到诬告陷害的干部要及时予以澄清,形成激浊扬清、干事创业的良好政治生态。”

作为政府主管部门,应该有自己的责任和担当,应该时刻牢记党的服务总旨,以人民利益为重。不应该听信谣言,被恶势力所左右。

可是,临沂市卫健委的现任领导们,你们是怎样做的呢?!

当千万青少年健康被网瘾摧残时,千万家庭痛不欲生,走投无路时,你们在哪里?

当杨医生因戒治网瘾,因拯救网瘾问题孩子遭受诋毁和非难时,你们又充当了什么角色?

你们背离党的“人民利益至上”的宗旨,不顾网瘾孩子的生死和家长的跪求,不分青红皂白将杨医生强行调离。你们的责任和担当又在哪里呢?

游戏成瘾问题在世人的关注下,在世卫组织和各届人士的努力下,虽然其间也经历过艰难坎坷,好在已被正式认定为精神类疾病,网瘾问题孩子以后可以名正言顺的看病了,再也不用被恶媒们祸害和利用了!

对临沂网戒中心的炒作也已经三年多了,随着网瘾的争论尘埃落定,恶媒谣记也消停了很多,他们赖以炒作的“网瘾消失了”“网瘾不是病”已不攻自破,不仅堵了嘴还被打了脸,相信以后不敢再随便胡说八道了吧!

可是,

临沂网戒中心难道就这样被不明不白的关停?!

走投无路的网瘾问题孩子们怎么办?!杨医生的冤屈又该由谁来洗清?!

该不该给人民群众一个合理的解释和答复?

希望临沂市卫健委的现任领导们认清形势,真正做好人民公仆,真正以人民利益为重,真正贯彻好“治病救人”的理念,敢于承认错误,勇于改正错误,恢复杨氏模式,让杨医生重回网瘾戒治事业,让网瘾问题孩子有一个救命的地方!!

人民群众都在企望着!

千万网瘾问题青少年都在企盼着!

临沂市卫健委现任领导,伟大的赵主任!​​​​

0 个人觉得值得一看
Posted in 临沂网戒中心, 支持临沂网戒中心立场, 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