诤言无昧: 戴自更阴魂不散,新京报罔顾国家利益继续妖魔化网瘾戒治

——多行不义必自毙,敢问苍天饶过谁?

​​按语:保护青少年权益,禁止虐待胁迫,这个表述我们高度认同,它和呼之欲出的教育惩戒权相辅相成,并不矛盾,有严格的语境设定。对于深度沉迷游戏、精神病状严重、已经完全失去自我认知、拒不接受治疗的患者而言,在生存无法保障的情势下,出于救治需要采取的专业医疗手段,是虐待、胁迫还是保护?其意不言自明。新京报对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曲意解读,说到底是戴自更阴魂不散。

 

“上梁不正下梁歪”,此话用在新京报及其前老板戴自更身上,一点不假!

时值《未成年人保护法》首迎“大修”,新京报不失时机地推出一篇新作——“‘网瘾防治’拟入法,也不妨明确禁止‘电击’”。

乍一看,你会以为新京报与时俱进,忧国忧民:“据卫健委有关数据,全球青少年过度依赖互联网比例为6%,中国则接近10%,而农村情况更为严重。这种势头如果得不到遏制,无疑将损害未成年人群体的身心健康。”

——看看吧,准确的数据,严重的疫情,危险的后果——网瘾之患猛于虎,危及国运;网瘾不治,国将不国!

也许,新京报以为,此文一出,就会洗清过往淡化网瘾危害,妖魔化网瘾戒治的黑历史?

其实,你只要知道戴自更其人,追溯一下新京报有关网瘾与网瘾戒治报道的黑历史,就自然明白在这副“忧国忧民”外衣的掩盖之下,那种刻意放大社会痛点,制造新闻热点,肆意炒作,煽风点火的新闻搅屎棍的丑恶嘴脸。

在游戏成瘾列入精神疾病之前,否认网瘾为病,是新京报的主业之一。

时隔不到三年,从旗帜鲜明的否认网瘾危害到旗帜鲜明的“忧国忧民”,两相对照,够打脸了吧?!

网瘾是伴随互联网尤其是网络游戏次生的社会问题,也是公认的社会病。多年来,有关网瘾的灾难性案例报道可谓铺天盖地,荒废学业者最为普遍,所引发的家庭校园血案也屡有所闻,而由于深度沉迷游戏出现严重的精神病状,因找不到救治机构被家长送入精神病院的不计其数,据有关调查统计,全国已有5000余万网瘾青少年。在我国基础教育界,大概自10年以前,就有学校开始禁止手机进校园,至2012年后,这一做法在缺少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以家长知情同意为前提,在全国基础教育界暗潮涌动地铺开。据现有信息源显示,很多高校也在效法,国外更不乏其例。须知,在缺少法规依据和防治机制的背景下,学校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这得需要何等勇气?!

所幸的是,2018年6月19日,世界卫生组织终于冲破相关游戏利益集团的重重阻碍,终于将游戏成瘾列入精神疾病,并正式纳入医疗体系。而这重重阻碍之中,新京报可谓居功至伟。

现实中网瘾肆虐、不断蔓延且愈演愈烈,从没有唤起过新京报作为一家有影响媒体的从业良知,多年来,该报在老板戴自更的麾下,从未停止过淡化网瘾危害,妖魔化网瘾戒治的疯狂。

●3D:18岁男孩在特训学校戒网瘾死亡 曾被带手铐关禁闭

2017-08-16 22:28:00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衷晴 黄耕 王飞翔

http://www.bjnews.com.cn/video/2017/08/16/454519.html/

●把八百年“豫章书院”办成戒网瘾学校,是一种怎样的堕落 | 新京报快评

2017-10-31 15:41:30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与归

http://www.bjnews.com.cn/opinion/2017/10/31/462320.html/

●“戒网瘾”学校被指体罚学生

2017-10-31 02:30:56新京报

http://www.bjnews.com.cn/inside/2017/10/31/462280.html

●男孩“戒网瘾”身亡 涉事学校5人被刑拘

2017-08-18 03:31:09新京报

http://www.bjnews.com.cn/inside/2017/08/18/454721.html/

●3D:“活得连条狗都不如” 网瘾少年为何殒命特训学校

新京报新媒体 ·作者:衷晴 梅贞欣 王飞翔2017-08-17 20:04:02

http://www.bjnews.com.cn/video/2017/08/17/454641.html

……

笔者大体查阅统计了一下,自2010年至今,相关报道就有50篇之多。

我不否认以上报道中的事实,但新闻报道的立足在于客观中立,使命在于社会责任。难道社会主义光辉之下,在网瘾肆虐中诞生的众多网瘾戒治机构都是唯利是图,都是阴森恐怖,都是赫然存在的法西斯集中营吗?他们就没有成功的案例,就没有为社会做出一点贡献,就没有一点经验可以积累吗?所有把孩子送去戒网瘾的家长都是被洗脑过度而瞎了眼的残害自己亲生骨肉的帮凶吗?!

在众多被舆论冲击的网戒机构及从业者中,全国最有影响力的山东省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公立三级甲等精神专科医院)网络成瘾戒治中心,及该机构创立者、因成功救治数千例网瘾问题孩子而备受家长拥护、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精神科专家杨永信,则是被新京报攻击次数最多,妖魔化最为严重的对象,即使是在世卫组织已经将游戏成瘾列入精神疾病并正式纳入医疗体系之际。

真相是什么?——

这就值得深思了——

在网瘾肆虐蔓延为害之际,新京报的意图是引领网戒事业的健康规范发展,还是扼杀网戒事业于摇篮之中?!我们就其前后对网瘾和网瘾戒治的态度做个简单拼图,就不难看出司马昭之心了——

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修订指向是全方位的,尤其是近年来众多触目惊心的校园霸凌事件,以及以未成年人自居而有恃无恐、猖狂违法作乱的恶性案件……,而新京报为何独独关注“网瘾防治”,独独强调“不妨明确禁止‘电击’”呢?其目的不外有二:一是网瘾戒治已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新京报垂死挣扎把临沂网戒中心和杨永信这一网瘾戒治事业的标签补上一刀,以儆后来者。二是混淆概念,企图再次妖魔化网瘾戒治,误导民意,绑架政府,给网瘾戒治套上更多枷锁,让网瘾戒治难以实现理想效果,为游戏商赚取昧心钱创造条件。保护青少年权益,禁止虐待胁迫,这个表述我们高度认同,它和呼之欲出的教育惩戒权一样并不矛盾,而且相辅相成,有严格的语境设定:对于深度沉迷游戏、精神病状严重、已经完全失去自我认知、拒不接受治疗的患者而言,在生存无法保障的情势下,出于救治需要采取的专业医疗手段,是虐待、胁迫还是保护?其意不言自明。

新京报对未成年人保护法的曲意解读,说到底是戴自更阴魂不散,更旗易帜的新京报骨子里依然对网瘾戒治满怀忌惮,充满仇视,且严重背离国家主流意识形态导向。

那么,究竟是什么力量驱使新京报在妖魔化网瘾戒治的路上越走越远而又如此卖力?!是放大社会痛点制造新闻噱头?还是为不可告人的利益链操控而死命效力、站台背书?总而言之,就是枉顾国家利益,唯恐社会不乱,见不得青少年健康成长!

今天网瘾戒治已初具法规保障,新京报为情势所迫更旗易帜,让我们想起抗战时期汪伪政权麾下的伪军“二鬼子”,汪伪政权存在时,助纣为虐,屠戮同胞,气焰嚣张;汪伪政权倒台后,摇身一变成为曲线救国有功的“抗日救国军”,给自己贴上“守土卫国”的堂皇标签。

可见,戴自更已去,新京报感念旧主忠诚可嘉,更旗易帜之际,依然期待旧主魂兮归来!​​​​

0 个人觉得值得一看
Posted in 临沂网戒中心, 支持临沂网戒中心立场, 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