诤言无昧: 驱“年兽”,迎吉祥,天下太平

——诋毁网戒蛊惑人心的幻想休矣

​​        按语:传说在太古时期,有一种怪兽叫“年”,形貌恐怖,生性凶残,深居山林,每隔365天就会嗜血吃人。但年兽怕红怕光怕响声,所以,每至年末岁首,家家户户皆贴红纸、穿红袍、挂红灯、敲锣打鼓、燃放爆竹,驱赶年兽,喜迎太平——

        上世纪50年代,当帝国主义的坚船利炮和核讹诈不能撼动社会主义阵营时,以杜勒斯为代表的西方政治精英推出了”超越遏制”的“和平取胜”战略,把“和平演变”的希望寄托在共产党第三、第四代人身上。

        时光荏苒,四十年后,曾经的世界霸主苏联轰然坍塌,坚如磐石的东欧阵营分崩离析,1989年那个燥热惊魂的北京初夏,新闻联播中反复出现了海峡对岸打出的“反攻大陆四十年,共产党不攻自破”的条幅。

        时至今日,在香港暴乱的背后,灵异惊悚着谁的鬼影?

        真相不出门,谣言播万里

        无论是三鹿奶粉的舆情发酵还是PX项目危害被神话般的夸大,无论是动车事故还是中兴事件、华为风波,几乎都是从社交网站开始引爆情绪走向失控,从而引发巨大的社会恐慌,造成剧烈的社会动荡。而西方财团垄断全球市值千亿万亿的社交网站,其真正的角色往往是和平演变的战略平台。

        《穹顶之下》平地惊雷,背后露出谁的黑手?

        由原央视著名主持人柴静“自费”100万摄制的《穹顶之下》一上网就迅速被各大平台推送,瞬间达到超两亿的浏览量。然而,就是这样一部倾尽作者心血的“力作”,却迅即在全网被删!

        或许,网友“爱国主义”的六点质疑就是个中答案:

        1 采访了那么多重污染企业,明明知道绝大多数重污染企业都是私企,为什么还鼓吹石化工业的市场化?

        2 满世界宣传自己自费100万拍的片子,为什么在片尾还致谢美国福特基金会下属机构NRDC?它到底给了你什么样的帮助?雇佣大量水军的费用哪里来?

        3 如果是抱着真诚的解决问题的态度,为什么片子中有大量的数据造假和谣言性质的对国企的抹黑?

        4 如果拍片是为了唤起大家的环保意识,为什么却不从自己做起,反倒开大排量豪车、拥有好几套豪宅、还是个烟民?

        5 做了那么长时间记者,当然知道新闻真实的重要性,自己的孩子得肿瘤显然与雾霾没什么关系,为什么却要让人感觉是雾霾造成了你女儿的肿瘤?

        6 作为资深记者,采访了大量的能源行业的专家,应当知道全世界的石油行业都是垄断的,主要石油公司全世界也不超过十家,为什么还把批判的矛头对准“两桶油”的垄断?不让中国的国有企业垄断,难道让外企和私企垄断?

        作为资深媒体人,成名于“非典”,扬名于“新闻调查”的柴静,难道不懂新闻报道的操守和原则,不知道央视的舆论导向稍有偏离,就会给社会造成不可估量的负面影响,给国家形象带来严重的损毁吗?

        《网瘾之戒》片面调查,祸心包藏意欲何为

        同样,新闻调查《网瘾之戒》在长达近50分钟的采访中,柴静作为非医学专业人员,脱离医学背景,只关心网瘾少年有没有被“摧残”,无视患者心理极端扭曲给家庭和社会带来的伤害或灾难,无视父母的悲绝和无助,无视网瘾病理成因、治疗原理、医学探索和患者不能得到及时救治的严重后果刻意隐去对患者重塑人格至为关键的心理点评课,以及矫正性格缺陷和行为习惯的一系列关键环节,一味地把戒治网瘾的辅助手段——低剂量电刺激治疗渲染为“电击”,一味地诱导追问用电量大小、疼不疼?无视大量治疗成功的案例,只采访个别刚刚入院或因家长不配合、治疗不充分、改变不成功的患者,片面把他们的病态说辞作为“摧残青少年”的证据,无视贪婪成性的无良游戏商的责任,而把网瘾祸因一股脑推到本已伤痕累累的家长身上!

        柴静在无端否定一个治疗模式的情况下,不去采访政府有关部门是否尽快拿出应对的措施,不去寻求更加人性有效的可替代方案,只是一味“怜悯”孩子、指责医生、抱怨家长,对如此高端的央视媒体和如此权威的资深媒体人而言符合情理吗?!

        柴静,究竟中国人,还是美国人?

        《网瘾之戒》是2009年8月15日在央视新闻调查栏目播出的,《穹顶之下》是2015年2月28日在网络首发的,这两档节目话题不同,但作者都是被无数粉丝视作正义爱国女神的柴静,只不过前者是央视记者,后者于2013年离职并移居美国生下女儿。

        如果说受美国基金会资助的《穹顶之下》意欲使国家“两桶油”私有化,迫使国企改姓变色,从而导致工人失业,经济崩溃,社会失衡,那么,步前苏联后尘也未必没有可能。

        如果说《网瘾之戒》让大批网瘾患者无处可医,让越来越多的青少年荒废青春学业,让无数患难家庭支离破碎,类似陕西米脂网游玩家赵泽伟疯狂砍杀学生、教师因没收学生手机而倒在血泊的恶性事件必将更多发生……

        可见,采访对象不同,但结果会因为同样的采访目的而异曲同工;而同样的信息源,也会因为采写者的导向不同而出现迥然不同的效果。

        千里长堤之内,蚁穴潜滋暗长;所谓和平演变,一切概莫如此。

        良心医生戒治网瘾,热血赤诚究竟招惹了谁? 

        杨永信,一名地市级公立医院的普通精神科医生,顺应社会需求,勇担道义探索网瘾戒治,这本是应该提倡和肯定的,成功救治数千例网瘾患者更是功德无量,为什么却被妖魔化为“电击狂魔”并欲置之死地而后快?

        自网瘾出现以来,就形成了戒治和反戒治的对立格局:赞成和支持的一方以戒治专家、戒治机构、网瘾患难家庭及部分有识之士为主;反对戒治的一方则是大吃特吃青少年人血馒头的不良游戏商家、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的青少年游戏玩家、受资本操控或昧着良心蹭热度的不良媒体,以及被“道义”外衣蒙蔽的吃瓜群众。

        最初,是质疑陶宏开戒网瘾;随后,是反陶然“网络成瘾诊断标准”;再然后,是抨击一些网戒机构对青少年的“摧残伤害”和“非法敛财”。

        自2009年始,杨永信就成了他们调度一切力量,穷尽一切手段,十数年如一日全力绞杀的对象——

        先是唯恐戴上网瘾帽子的玩家或网友在贴吧里造谣诬陷谩骂,接下来是非主流媒体和网络大V无视底线疯狂吸粉的恶意爆料,再然后是主流媒体热度跟进(中青报经济特刊专栏整版刊载《“戒网专家”杨永信电击治疗网瘾引发争议》等三篇文章,通过CCTV朝闻天下引爆舆情)。2009年8月15日,柴静的《网瘾之戒》播出,8月24日,央视财经紧步其后,播出了未经现场采访的《网瘾少年成了谁的摇钱树》,声称:任职公立医院只有固定工资收入的杨永信入账8100万!

        原来,央视节目也可以虚构事实;不难理解,今天国家为何大力建设风清气正的舆论生态!

        妖魔化网瘾戒治是殃及国家利益的舆论绞杀,还是和平演变的战略延伸?

        柴静的《网瘾之戒》成了绞杀杨永信的强力武器,差点置临沂网戒中心于死地。

        2016年8月,游戏商雷斯林重拾《网瘾之戒》,以“杨永信,一个恶魔还在逍遥法外”的醒目标题在神秘力量的推动下被疯狂传播,新京报、中青报、澎湃新闻、南方报系、凤凰周刊、央视财经等也是大力跟进。

        2016年8月17日,CCTV2《第一时间》栏目主持人张腾岳以夸张的表情和极富煽动性的语言历数了杨永信“电击”治网瘾、“令人发指摧残青少年的恶行”,其依据就是“据说”、“网上搜索”、“我觉得”、“搜了搜”、“网友说”等东拚西凑的“信息源”,以及柴静《网瘾之戒》的大量视频资料。政府部门组织的权威专家鉴定结论只字不提,受益家长们对杨永信的支持和感激只字不提,网瘾孩子魔鬼变天使的传奇只字不提。更为恶劣的是,在毫无事实根据的情况下,声称主管部门放任杨永信的“恶行”,当地政府为杨永信“站台背书”等等。

        他们这一记杀招,注定了杨永信今天的结果,更注定了网瘾患难家庭走投无路的命运!

        仅仅三天之后,也就是2016年8月20日,曾经在2009年播出《网瘾之戒》的CCTV13《新闻周刊》再次播发了关于杨永信“戒网瘾”的不实报道!而政府权威部门的官方回应却被声讨杨永信的惊涛巨浪所淹没。同样是央视,CCTV1、CCTV12、CCTV9、CCTV10等对杨永信戒网瘾多达近20集的肯定式报道也被彻底打入冷宫,甚至采访记者也遭到了辱骂和围攻!

        请问,央视是谁的央视?同是央视,为什么不同频道的观点如此迥异?央视应该站在什么样的立场上?央视的权威呢?柴静不是说镜头不会说假话吗?!

        在2009年一年多的时间和2016——2019年三年多的时间里,杨永信和他所创建的网戒中心被高度关注、肆意抹黑、疯狂攻击。至今,在各大网络社交平台,甚至大如“新京报”“澎湃新闻”这样的主流媒体,还不时推出声讨杨永信的“檄文”,几乎所有的文章都是把柴静采访及个别游戏玩家的谣言当作杨永信“十恶不赦”的罪证。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受益家长们的据理力争,成功改变者的现身说法,政府部门的声明,新华社的辟谣,世界卫生组织把游戏障碍列入精神疾病等,都不能浇灭他们声讨杨永信的“怒火”,被舆论绑架的部门官员为息事宁人,无视家长强烈诉求,调离杨永信出科也没能真正平息舆论,当初全国数百家网戒机构也几乎荡然无存!

        这场没有悬念的绞杀,炒作力度之大、历时之久,参与者之众、社会影响之巨,中外罕见,其幕后巨大的资本力量推动不能不让人深思。

        危害国家利益者必将自掘坟墓而网瘾戒治的春天终将到来。

        2019年刚刚过去,2020年已经到来,网瘾已肆虐人类20余年,于2016年1月创立的临沂网戒中心也已走过了十四个春秋,如今的网戒中心已成为普通的心理康复科,相关部门官员不用再承受舆论炒作的煎熬和丢掉乌纱的忧虑,而刚刚燃起希望的患难家庭却又重新陷入了绝望,不甘认命的家长虽然竭尽全力泣血呐喊,但始终未能感动上帝。

        “民心是最大的政治,正义是最强的力量”,“善恶到头终有报,只争来早与来迟”。曾经狂傲一时的日本军国主义最终被赶出中国,强大无比的“联合国军”被志愿军消灭在国门之外,西方在香港所做的各种手脚必将徒劳,其不战而胜的颜色革命在中国终将一败涂地。

        而那些网瘾患难家庭还会不遗余力地抗争,所有封杀网戒机构绞杀网戒专家的企图都会化作泡影,无所不用其极的贬损抹黑诋毁攻击都只会反衬良心医生的人格魅力。

        过去的一切终将成为历史,各色汉奸卖国贼都不会有好下场,“莫须有”的罪名掩盖不了岳飞精忠报国的光辉,历经流放的清廷“罪臣”林则徐依然是熠熠生辉的民族英雄。

        世卫组织已把“游戏障碍”列入精神疾病,网瘾戒治的春天很快就会到来,被妖言蛊惑的人们正在觉醒,诋毁网戒蛊惑人心的幻想至此休矣!

        驱年兽,迎吉祥,天下终归趋太平!

0 个人觉得值得一看
Posted in 临沂网戒中心, 支持临沂网戒中心立场, 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