诤言无昧: 瘟神肆虐生灵涂炭,算账何必等到秋后?!

​​        今天是2月15日,新冠肺炎疫情确诊病例在12日出现15152的惊天暴涨后,又连续经历了两天的断崖式暴跌,看来,在党中央的坚强领导下,全国人民勠力同心,团结抗疫,期盼已久的拐点终于出现。

        然而,疫情之大,影响之巨,世所罕见。所以,涉及有关部门的有些问题,必须及时澄清:一则告白天下,平息谣言;二则响应国家号召,以资完善国家重大疫情防控体制机制,健全国家公共卫生应急管理体系。

        让我们简单梳理疫情出现以来的相关信息:

        1月23日,武汉封城震惊全国,新冠肺炎疫情全面告急!

        然而,从后续疫情的扩展及造成的影响来看,武汉封城显然比病毒的扩散速度慢了不止半拍。

        2019年12月中旬,湖北省武汉市就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2019-nCoV)感染肺炎(NCIP)的最初病例,很快,高福院士团队的论文于海外发表。这说明,疫情出现后,信息是透明的,最起码对国家疾控中心来说是这样。

        12月26日,位近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的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接诊了一对发烧、咳嗽的夫妻患者,接诊者是该院呼吸与重症医学科主任张继先女士,张主任让老两口叫来他们的儿子做检查,儿子虽没有任何症状,但经CT检查肺上被同样感染。同一天,张主任还接诊了一位华南海鲜市场的商户,一样的发烧、咳嗽,一样的肺部表现。

        27日,她把这4个人的情况向院领导作了汇报,医院立即上报给江汉区疾控中心,29日下午1时,医院又召集呼吸科、院感办等相关科室的10名专家联诊,并直接向省、市卫健委疾控处报告。29日是星期日,省、市卫健委疾控处接到报告后快速反应,指示武汉市疾控中心、金银潭医院和江汉区疾控中心,来到医院,开始流行病学调查。

        元旦期间,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呼吸科的门诊量开始激增,由原来一天100人左右,增加到230人左右,相同或类似症状的病人越来越多。

        1月1日,因新型肺炎疫情,华南海鲜市场所有商户撤出。随着疫情的发展日益严峻,外界闻“华南海鲜”色变。

        这说明,从疫情出现,到基本确定,从舆论发酵,再到武汉封城,期间接近一个月。而这短短的二十几天,对备受煎熬的民众而言特别漫长,因为疫情在以惊人的速度潜滋暗长,并四处扩散

        宁波患者胡某,1月17日晚上参加海曙区一美容养生会所老板组织的聚餐,聚餐中有武汉人参与;1月19日上午,胡某乘坐大巴从海曙区往返一寺院参加一旅行社组织的祈福活动,当天自感畏寒、发热,但未及时就诊,其丈夫、女儿均于1月22日发病,1月26日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1月27日胡某本人也被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截至2月2日,参加该次祈福活动的人员和部分病例的密切接触者中,已有25人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

        疫情扩散,何止宁波?而宁波又何止此例?

        疫情迅速蔓延全国,民众罹难,举世关注,国家机器倾力发动,只为抗击疫情!

        疫情是一场铁面大考,大而言之,考的是国家治理体制与能力;次而言之,考的是各级职能部门的应急调度与处置能力;从大众的层面讲,考的是社会责任、道德与实践能力。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民利益重于泰山。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大考面前,国家意志坚于磐石,成功是应有的担当,失败没有任何借口,奖优惩劣、褒扬问责一个都不能少,即使临阵换将也在所不惜。

        武汉市长周先旺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到,他获得信息后,得到授权才能披露。而根据《传染病防治法》,通报重大疫情的权力应该属于国家卫健委。

        有媒体这样评价:武汉的疫情早期通报慢了,显然不光是武汉的事,国家卫生管理机构同时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国家卫生管理系统没能及时判断疫情的走向,这无论如何都是他们的一个污点。疫情是逐渐发展的,对病毒的认识也是累积渐进的,但是科学家们的责任就是走到疫情传播的前面,而不是追着病毒的屁股跑。国家整个卫生管理系统需要汲取这个沉痛的教训,相关的科学家和管理者们应当感到对全社会的一份歉意,这份歉意不应是公众追着他们索要的。

        但今天看来,道歉显然已远远不够。

        坊间传闻越来越多,有关舆情持续发酵,谣言止于智者,但更止于真相。请问相关部门:从疫情出现到武汉封城,这期间究竟经历了什么,何时给公众一个交代?!​​​​

0 个人觉得值得一看
Posted in 临沂网戒中心, 支持临沂网戒中心立场, 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