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Incubator_: 一些来自网瘾孩子家长的焦虑

疫情不断,牵动人心,这里给文章的读者们送上一个迟到的祝福。这篇文章,我想讲讲我的孩子和我的担忧。

熟悉我的“游戏派“肯定知道,我的孩子是你们坚定的一员。不护短地说,他痴迷游戏毫不上进,差点毁了自己的前程。好在他在大四补考中勉强清理掉了挂科,踏入了工作。

我的孩子以前以前是怎样的?他能终日守在电脑前纹丝不动,哪怕孩子妈妈叫他吃饭,他也会甩脸色给他妈妈看;游戏里杀了人就兴高采烈,被杀了就捶胸顿足,就好像这个世界上只有“杀人”能够让他感到快乐;从小学起就学会了用家人的手机打电话给qq充钱。

可以说,我的孩子的性格是十分孤僻的,以至于几乎不去社交,不去学习,只知道守着自己的电脑打游戏,以至于一气之下卖掉了家中的电脑,在孩子上学期间彻底禁止孩子玩游戏。

随着时间的流逝,孩子的“地下抗争”也越来越精明,他可以把午饭钱悉数省下来去买游戏光盘,带到朋友家玩,甚至攒够了钱买了一个小平板,在英语词典上挖了一个洞放进去,假装背单词,实则玩游戏。

哪怕现在工作了,我悬着的心依旧无法放下。每次问他情况,他都会回答工作还凑合。当然了,从学生时代开始这类问题的答案已经是固定的了。他会不会和同事闹矛盾,被排挤,抑或因为通宵打游戏,工作打瞌睡而被上司责怪?

最近从和孩子关系不错的亲戚那里了解到,孩子自从独立以来已经花费了不少时间与金钱在游戏上。孩子最近很得意于刚买的数个游戏道具,似乎又稀有又好看,非常能够满足虚荣心,为此花了不少钱。除此之外还有各类掌机,游戏机,也是不小的开销。

联想到孩子最近以种种理由向家里要钱,我们也考虑到孩子刚自力更生不久,各类物件还没购置完全,所以也给了不少钱,实在无法安心下来。其实再给他送饭的时候看看他眼睛上的黑眼圈,大约就能明白了,哪怕成年了,独立了,该沉迷游戏的还是要沉迷。

游戏的“魅力”就是如此,毕竟这是游戏商用以吸金的工具,自然会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进行研发,展开宣传攻势,宣扬游戏益处,这绝不是我们孤身奋战的家长们所能匹敌的。很多人的论调是,孩子的沉迷全都要怪家长无能,这很明显的就是强盗逻辑。资本的力量,资本的贪欲,是网民所无法想象的。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要寄希望于国家来干预并严惩游戏商,我们才要寄希望于优秀的医生帮忙戒除网瘾。不借助外部的力量,难道要我们靠家长自学几本半吊子教育和心理书籍去开到孩子吗?

看到孩子如今状态每况愈下,我十分后悔,当初至少应该尝试治疗,哪怕耽误了孩子数个月的时间,但他的将来绝不会像现在这样看不到起色。哪怕现在他成年了,我也在积极寻找像临沂网戒中心那样靠得住的机构和医生,其实大部分家长都清楚,被网瘾缠身是绝不会有未来的,只有尽早根治才是最优解。

网络上的“正义斗士”们,你们成功了,让我和我的孩子在最需要可靠医疗资源的时候失去了获得救治的渠道,你们陷害良心医生,使得众多孩子求医无门,这个责任你们担得起吗?​​​​

0 个人觉得值得一看
Posted in 临沂网戒中心, 支持临沂网戒中心立场, 文章.

One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