诤言无昧: 新冠、网瘾与人性

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二十年的网瘾肆虐,鉴证了人性的善恶与美丑!

​​        核酸检测新冠,新冠检测人性。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暴露了人性的善与恶、美与丑。

        35岁年轻医生李文亮被称为疫情“吹哨人”,获得“全国卫生健康系统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先进个人”称号,并刚刚被追认为烈士,而公派留学生许可馨却针对“李文亮仍在抢救”大骂“抢救你妈逼”,还鼓动武汉医生“临阵脱逃”,骂艰苦朴素的国人都是“贱骨头”,把防控疫情的隔离措施说成是“坐牢”,自诩“恨国党”,虽为华人,却大肆发表辱华言论。

        疫情危机时刻,四万余医护人员“无论生死,不计报酬”,从四面八方奔赴湖北武汉抗疫第一线,73岁李兰娟院士、84岁钟南山院士都不辞辛劳、不惧危险亲临抗疫前线日夜操劳,全国人民万众一心,赢得了抗疫战争的决定性胜利。

        在国外新冠疫情日益严重的情况下,从意大利返回的女留学生在被集中隔离时声言“不给矿泉水喝就是没人权”,一名澳大利亚籍华人女子,返京后不按规定居家隔离,执意外出跑步且不戴口罩,面对社区防疫人员劝阻,该女子反而在家门前大喊“救命骚扰”。

        至于疫情期间,因不戴口罩、硬闯疫情防控卡口、拒绝集中隔离等原因,打伤打死劝阻者现象也时有发生,更为可恨者,竟有新冠患者或家属对救治医生不仅不感恩,反而还恶言相向、拳脚相加,标准的现代版“农夫与蛇”。

        疫情来临,以习总书记为首的党中央精准研判,运筹帷幄,调度一切力量,以雷霆之势迅速控制了疫情蔓延,给全球疫情防控创造了十分珍贵的窗口期,而西方有些国家对中国疫情的快速爆发不仅不施以援手,竟对我国为防控疫情所采取的各种有效措施横加指责“侵犯人权”。

        谁曾想,“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在西方反华势力以幸灾乐祸的心态围观中国疫灾并借此大作文章的时候,欧美国家隔岸观火,白白浪费了中国全民抗疫付出巨大代价赢得的窗口期,导致疫情迅猛发展,意大利累计确诊已近14万,死亡人数已达17000余人,英国首相约翰逊感染新冠病情恶化被转入ICU重症监护室,尤其美国更加恐怖,累积确诊人数已达40万,总统声称,死亡人数控制在10万左右就是胜利。令人气愤的是,西方有些政客或媒体不去反思自身疫情防控不力的原因,反而大肆污蔑、攻击、抹黑中国,把新冠病毒称之为“中国病毒”“武汉病毒”,声言是中国隐瞒实情,防控不及时造成了全球蔓延,一味向中国甩锅,还大言不惭要起诉中国,索取巨额赔偿。一向以“自由、民主、人权”来攻击他国制度的美国在疫情当下也开始实施“侵犯人权和自由”的隔离措施,更令人愤怒和大跌眼镜的是,公然截胡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国的紧急抗疫物资,世界警察变身为赤裸裸的强盗。

        “病毒没有国界”,中国出于大国担当,为全球疫情国家提供了人力、物力、技术、经验等各种支持,体现了同舟共济、守望相助的“命运共同体”精神,但西方有些政客或媒体不但不感激感恩,竟有人说“中国第一个传播病毒,然后试图成为救星。”“中国是骗子,隐瞒了疫情和死亡人数,还向世界传播病毒。”有人说中国的援助物资“80%不能用”,更多的是在问“中国从中能赚多少钱?”法国从中国订购的首批约100吨防疫物资已经在3月29日抵达巴黎,有法国媒体堂而皇之地把中国运送物资的行动描述成中国特意组织的“宣传”和“掩饰”:宣传的是他们臆想的“中国在拯救世界”,掩饰的是他们坚持的“(中国)否认了两个月的疫情,说了两个月的谎话”。

        无独有偶,网瘾肆虐20年,给家庭、教育和社会造成的危害有目共睹,引恶性极端事件频发,其对青少年身心成长造成的危害并不亚于新冠病毒。自2005年始,部分有识之士基于社会责任担当,积极投身网瘾防治事业,数百家网戒机构应时而生,向“网瘾”宣战,政府、社会与媒体都对网瘾戒治给予了高度关注和赞许,尤其是精神科医生杨永信借助学科优势,大胆探索创新,总结出来一套安全有效独具特色的网瘾戒治模式,成功救治数千网瘾患者和家庭,得到了受益者的感激,全社会的称颂,中央省市媒体大力宣传报道,仅央视就播出了近20集的杨永信戒网瘾事迹,政府也给予了“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中国好人”等许多荣誉。

        然而,从2009年始,风向突变,伴随中青报经济特刊专栏“专家杨永信电击治网瘾惹争议”“一个网戒中心的生态系统”“谁都想在网瘾治疗市场分杯羹”被央视“朝闻天下”,一夜之间,杨永信从“救星”变成了“恶魔”,从贴吧到报刊,从电台到电视,从花边小报到主流媒体,你方唱罢我登场,标题更是耸人听闻,电击、殴打、囚禁、下跪、摧残、奥斯维辛集中营等成了高频词,央视财经竟也在未经实地采访的情况下炮制播出了“网瘾少年成了谁的摇钱树”,杨永信入账8100万,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如此高端权威的央媒竟也会造谣无上限。被人称之为“正义女神”的柴静无视网瘾对家庭和社会的灾难性后果,无视杨永信成功救治的数千孩子和家庭,无视家长们对杨永信的感激涕零和对网戒中心的极力维护,只盯着杨氏模式108环节中的一个辅助性环节——被世界广泛使用的“低剂量电刺激治疗”大作文章,“究竟用了多大的电量?”“到底疼不疼?”等,俨然一幅手持“正义之剑”的判官形象。          在妖魔化网瘾戒治,摧毁数百家网戒机构的“功劳簿”上,新京报、中国青年报、南方都市报、南方周末、南方日报、新京报、财经网、央视财经、凤凰新闻、凤凰周刊等都功不可没,无论新华社等权威良心媒体如何为临沂网戒中心辟谣还原真相,无论政府部门如何声明杨永信戒网瘾合规合法,无论权威专家对杨氏模式如何高度评价,无论受益家长如何现身说法赞颂杨永信戒网瘾功德,无论世卫组织正式把网瘾列为精神疾病,都不能改变他们持续否定网瘾是病、持续妖魔化网瘾戒治的态度和步伐。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揭露杨永信疯狂敛财”的央视财经于2014年有总监、副总监、制片人、主持人等8人涉嫌受贿罪被检方立案。以“正义爱国”自居的柴静先是被爆料受贿100万,随即调离央视“新闻调查”栏目,后去美国生孩子,再然后以自费100万名义(实则是美国某基金会赞助)制作了“穹顶之下”,并轰动一时,但迅即被全网删除,自此淡出公众视线。2019年6月10日,《新京报原社长戴自更被查》刷爆了网络,网民奔走相告、普天同庆,“善恶到头终有报”“多行不义必自毙”“新京报也有今天,大快人心啊”“出来混迟早要还的”“新京报从来不干人事,是各种谣言的源头”“取缔新京报!”等评论惊爆世人眼球,充分表达了对新京报长期以来造谣无下限的“人神共愤”和对原社长戴自更被查的“大快人心”。同时,网民们也没忘记追加上一句“还有澎湃新闻,南方都市报,凤凰新闻,这些造谣媒体没有一个是干净的!”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亘古不变的真理,“邪不胜正”“民心所向”是历史的必然。小人只能一时得志,阴谋只能一时得逞;损人利己者总是事与愿违,祸国殃民者遗臭万年。贪婪无度者身陷囹圄,公而忘私者青史留名;怕丢官者反掉了乌纱,为民请命者万民敬仰。魑魅魍魉只会在黑暗中兴风作浪,正义之剑必定会斩尽人间恶魔。

        历史潮流滚滚向前,污泥浊水必会荡然无存;时间是最好的见证,我们拭目以待!

0 个人觉得值得一看
Posted in 临沂网戒中心, 支持临沂网戒中心立场, 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