诤言无昧: 掩盖真相,栽赃嫁祸,谁是颠倒黑白的操盘手?

——疫情心情变化断续一二三(之三)

​​      作为一名60后,全程经历了文革、改开50年。虽然对“轰轰烈烈”的10年文革只记住了后半场,但改革开放40年真是刻骨铭心。这不仅仅是因为从大金鹿自行车到家庭轿车、从茅屋草舍到楼上楼下的变化,更剧烈的是不断被刷新的世界认知。

      改开初期,“东风压倒西方”成为历史,西方东渐成为时尚,由“当今世界谁怕谁”变成了“当今世界谁羡慕谁”。拿绿卡出国门做三等公民,在饭店刷盘子就能开上漂亮的二手车,曾让多少青年精英趋之若鹜,让多少60后眼馋心热,美国的发达富有“人权至上”一时成为国人向往的天堂。然而,继中美关系开启蜜月后,很快导致了“资产阶级自由化”泛滥,然后就有了1989那个令人回想起来心惊肉跳的初夏。

      想想,如果不是当年顶层决策的果断,今天的中国是不是重回狼烟四起四分五裂的春秋战国了?

      这真得感谢一面镜子。师夷之长,驱除鞑虏,兴我中华,是清末民初试图改写国运的主流思想,今天看来也不为错。然而,进入80年代后,师夷之长变成全盘西化,“鞑虏”成为座上贵宾,曾与美帝并驱争霸的前苏联轰然倒塌解体,但倒塌后的苏联不仅没有融进西方怀抱,而是成为一盘散沙各奔东西的落寞弃儿。

      话扯远了,如果不是这场新冠肺炎疫情,继续师夷,全盘师夷,是不是还被某些人奉为信条?被特朗普断奶的公知们会不会还要以美国为标杆,拿着疫情卖惨卖丑,并以此长技致富扬名拿诺奖呢?

      今天看来,历来为东方文化所不齿的人性丑恶,却是今天西方政治精英们奉行的治世良策!

      看看吧,一超独霸的美国,凭借世界最先进的卫健疾控体系,拥有领先全球的医疗科技资源,就这样在中国预警世界并成功遏止疫情之后,被新冠病毒一举击溃,以确诊和病死数稳居世界第一,总数占全球1/3的优势一骑绝尘。

      人们常说“上帝为你关闭了一扇窗,同时也给你打开了一扇门”,并以此励志,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政客虽抗疫乏术,但甩锅有方,栽赃技长,愚弄世界,把成功遏止疫情,为世界抗击新冠肺炎提供成功经验,并以最大生产规模成为全球抗疫物资供应中心的中国当成追责索赔对象!这种比病毒还毒的伎俩践踏了人类底线,颠倒着普世价值,严重恶化着世界政治生态和道德生态。

      事实证明,不要天真的以为自古以来黑白分明,你所看到的历史不一定就是真相;不要以为你做的是善举就会得道多助,因为历史是强者书写的,有时候强者并非正义,很有可能就是强盗。

      现实就这么残酷,不信,你看看美国身后跟班索赔的那一长溜喽啰。

      所以,所谓西方极乐,天堂圣土,压根就是一个传说。

      历史重演的太快,让我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在另一场疫情中被谣言击中的戒网瘾英雄杨永信。

      在新冠肺炎之前,其实早已上演着另一场疫情,那就是网瘾,但两种疫情的遭遇却迥然不同。尽管世卫组织历尽艰辛冲破重重利益阻遏将“游戏障碍”纳入精神疾病,尽管网瘾的危害像新冠肺炎那样触目惊心,严重危害着青少年的身心健康,但网瘾并没有像新冠肺炎那样在国内得到迅速有效的遏制,而是在庞大利益集团的操控下,各路媒体轮番炒作,极力淡化网瘾危害妖魔化网瘾戒治,最终迫使一度如雨后春笋般兴起的网瘾戒治事业被统统扼杀。

      杨永信是临沂市第四人民医院副院长,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精神卫生专家,出于对网络成瘾及问题孩子、问题家庭与性格缺陷等问题的全息研究,创立了一套集医院、学校、家庭、军营特色于一体,集网络成瘾戒治、性格缺陷矫治、问题家庭诊疗、社会功能康复等功能于一身的综合干预治疗模式,于十数年间成功救治了数千名含网瘾在内的极端问题孩子,为保护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做出了很大贡献,赢得了家长的拥戴,也荣膺了各种嘉奖荣誉,其成果通过了由临沂市科技局组织、由中国工程院院士领衔的高端专家组的鉴定,得到了其综合技术填补国内空白,在国际上具有显著创新性,居国际先进水平”的高度评价,一度被临沂市卫健系统引以为傲。

      但就是这样一个被无数家长誉为救星的人,被妖魔化网瘾戒治的舆论风波一次次绞杀,被妖魔成“虐待青少年的恶魔”,其创办的临沂市网络成瘾戒治中心尽管经受住了各级主管部门的调查检验,但最终还是迫于舆论压力被临沂市卫健委以整改之名强行关停。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曾火遍全国的电视连续剧《宰相刘罗锅》主题曲犹然在耳。国家尚且如此,何况一个区区的精神科医生杨永信呢?

      妖魔化了中国在抗击新冠肺炎中的成功努力,恶果就是直接导致疫情在世界的肆虐蔓延;而妖魔化了杨永信,毁掉的是国家的网瘾戒治事业,受害的是青少年,影响的是国家的未来。

      这使我想起社会学家吴铭的著名论断:“中国没有舆论主权,中国的舆论场,并非由中国人民控制主导,甚至不是由中国政府控制主导,而是由一些不明的资本控制!这些资本控制的媒体,几乎可以在中国炒起任何问题,变成焦点问题,引发舆论高潮!它们可以随意兴风作浪,这非常危险。”

      孩子是家庭的希望,国家的未来。试问:面对持续蔓延的网瘾疫情和求助无门的家长,被舆情绑架,对临沂网戒中心和杨永信先捧后弃的临沂市卫健委,何时重拾初心,担当作为,拨乱反正?​​​​

0 个人觉得值得一看
Posted in 临沂网戒中心, 支持临沂网戒中心立场, 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