诤言无昧: 张开双臂,拥抱春天

——写在临沂网瘾戒治中心成立14周年

​​        一元复始,万象更新,2020年元旦如约而至,临沂网戒中心也已走过十四年不平凡的历程。值此辞旧迎新之际,我们抚今追昔,展望未来,感恩伴春潮奔涌,壮志携豪情迸发!在此,谨向给予我们深情关怀、热情鼓励、真情相携的各级领导、社会友好、正义之士致以诚挚的感谢,向所有曾经在“网戒中心”患难与共、相亲相爱、共同改变成长过的家长和孩子们致以节日的问候,向所有关爱青少年健康成长的朋友们送上最美好的新年祝福!

        不经历冬的冷酷无情,就不解春的风情温暖。

        14年前的今天,网络游戏大兴,黑网吧遍地,嗜血的资本让无数花季少年消失于家庭,匿迹于学校,鹜聚于巷陌深处的网吧,肆虐的网瘾与凋落的青春,一时间让无数家庭悲催,让学校老师无措,让社会陷入恐慌。

        杨永信在各级领导的支持下,率领团队在探索实践中创新构建起以人格重塑为核心,从纠正认知偏差、矫治性格缺陷、矫正行为习惯入手,并把改变问题家长、优化教养环境作为关键环节的网瘾戒治与性格缺陷矫治综合干预“杨氏模式”。该模式以系统优秀的社会功能康复功效,十几年来挽救了7000余例网瘾问题孩子和家庭,在临沂市科技局组织的成果鉴定会上,中国工程院院士领衔的业内高端专家组对其给予了高度评价:“开辟了多学科、多领域综合应用的成功典范,其综合技术填补国内空白,在国际上具有显著创新性,居国际先进水平”。

        一花怒放百花开,社会对网瘾的忧患情绪和雨后春笋般萌发的网戒机构,似乎预示着网瘾戒治事业的春天。

        然而,利欲的膨胀和资本的嗜血,预示着网瘾戒治与反戒治之间注定要发生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而游戏资本的异军突起,也必然让相关利益在上层建筑占据相应的话语权。2017年,中国游戏产业年创收2036.1亿元,手游收入占比57%,成为当之无愧的文化支柱产业,2017年8月8日,一则《马化腾超越马云,成中国首富!》的新闻,占据各大媒体头条,尽管2017年7月份由人民网、新华社、光明日报等几大国媒共同发起了口诛笔伐的“王者荣耀风波”,也未影响游戏产业进入欣欣向荣的春天。

        2009年5月,中国青年报在社会对杨永信勇担道义戒网瘾的一片褒扬声中,率先发起了质疑和诋毁式报道,在“经济特刊”专栏发表了《“戒网专家”杨永信电击治网瘾惹争议》等三篇“力作”,在2016—2019持续三年多的第二轮妖魔化网瘾戒治风波中,《中国青年报》《新京报》《南方都市报》《澎湃新闻》等,以“网络普及-网瘾消失-网瘾非病-网瘾戒治非法”的荒谬逻辑,打着“保护未成年人”的伪善大旗,凭借平台优势对以临沂网戒中心为代表的网瘾戒治机构发起高频次强烈度的舆论绞杀:放大社会痛点,制造新闻热点,极尽攻击、贬损、抹黑、诋毁之能事。其不仅用外行的视角评价专业问题,而且对备受患难的家长进行侮辱和二次伤害。

        中青报更是公然背离国家意识形态导向,把网络游戏美化成当代青少年的文化符号,公然鼓吹“……不能动辄就把青年人群的文化符号妖魔化……让青年脱离主流文化控制并‘野蛮生长’,未必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

        ——此话出自中青报,令人不寒而栗!看看今天的港独暴乱,再想想1989那个令人燥热心悸的初夏,脱离主流并野蛮生长的青年文化,真的“不可怕”吗?!

        最为可悲的是,在妖魔化网瘾戒治中冲锋陷阵沦为炮灰的,多是那些本该在学校为中华崛起而读书,如今被妖言蛊惑沉迷游戏不能自拔的花季少年!

        全国的网戒机构,纷纷倒下……

        2016年8月,临沂网戒中心被迫关停。即使他是一家公立三级甲等专业医疗机构,即使他从未出现一例医疗安全事故,即使上级主管机构辟谣力挺,即使政府派出多批专家进行深度调研力证清白,即使每一位对其倾注过心血的领导对真相心知肚明,即使每一位受益家长为此泣血喊冤……

        网瘾戒治,由此进入黑暗漫长的冰川时代。

        ——新生事物总是在不断矫正完善中发展成长,科学探索总是在长期反复实践中累积成功。但一棍子打死,赶尽杀绝,这不符合事物发展的规律,更不符合科学探索的精神!

        而现实,有时就这么冷酷无情——

        网瘾依然存在,形势更加严峻:网戒机构被强制关停的直接后果,就是全国数以千万计的网瘾患者无处可医,大部分患者或自动弃学、或被学校开除而宅居在家、流向社会,部分重度患者被父母家人强行送往精神病医院,而因网瘾诱发的违法犯罪率居高不下,成为危害家庭社会的不安全因素,几乎所有的基础教育学校(甚至部分高校),被迫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严禁手机进课堂进校园……

        乌云,终究遮不住太阳;春天,一定会破冰而来

        2009年11月,卫生部发布《未成年人健康上网指导(征求意见稿)》明确指出:“对网络使用不 当者中伴发明显焦虑、抑郁、强迫等精神症状的个体,应到医疗机构进行诊断,并依照有关临床诊疗规范进行治疗”。

        2013年2月,由文化部、卫生部等15部门联合发文《未成年人网络游戏成瘾综合防治工程工作方案》。 

        2016年9月30日,国家网信办发布《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草案征求意见稿)》。

        2017年1月,国务院法制办发布《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送审稿)》规定:教育、卫生计生等部门依据各自职责,对未成年人沉迷网络实施干预。

        2018年6月18日,世界卫生组织终于冲破相关利益集团的围追阻截,将游戏成瘾列入精神疾病,并于2019年5月25日WHO会议上正式纳入《国际疾病分类》。

        2018年12月14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关于印发国际疾病分类第十一次修订本(ICD-11)中文版的通知》,要求自2019年3月1日起,所有医疗机构全面使用ICD-11中文版进行疾病分类编码。

        2019年7月15日,国家卫健委发布了《 关于游戏障碍防治的专家共识(2019版)》。

        2019年10月25日,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发布了《关于防止未成年人沉迷网络游戏的通知》。

        2019年12月26日,国家卫健委等十二部门联合下发了《健康中国行动——儿童青少年心理健康行动方案(2019-2020年)》。

        玉宇澄清万里埃。国家不断加强的意识形态建设,正日益涤荡着一度充斥谎言与龌龊的舆论空间。

        这说明,社会的良知还在,历史的责任还在,无论《新京报》如何摇唇鼓舌否认网瘾存在,无论《中青报》杨鑫宇如何否认网瘾为病,无论《南方都市报》如何恐惧杨永信卷土重来,无论张腾岳侯丰如何公器私用借助央视平台妖魔化网瘾戒治,无论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部长王锋如何否定网戒为游戏正名——图撼动国家利益者,必将自取其辱!

        历史,一定不会忘记那些为国家利益,为青少年健康成长勇敢探索网瘾戒治的先驱者!

        仰望星空,呼唤春天,艳阳正从南回归线上款款走来,让我们站在黎明的地平线上,张开双臂迎接网瘾戒治的春天!

        少年强,则国强;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

0 个人觉得值得一看
Posted in 临沂网戒中心, 支持临沂网戒中心立场, 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