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定谔的猫去哪了3: 一位豫章书院曝光者的自白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有些话一直想说却不知道该怎么说,希望更多的毕业生站出来用法律的武器去让豫章书院付出代价!

​​      当初我联系知乎大V温柔曝光的时候很多人怀疑我的动机,出来质疑、辱骂、怀疑我为什么出来了近一年才曝光豫章书院在这里也陈述一下我站出来曝光的三个原因。

小黑屋墙上用指甲刻下记录自己过了几天的字迹小黑屋墙上用指甲刻下记录自己过了几天的字迹

我从豫章书院毕业了一年才做这件事主要是有三个原因:

       一个是我觉得我个人需要来面对这段过去的阴影,而不是一昧把对那个地方的恐惧放在心里而不敢面对,这也是我为什么这么久才来曝光的原因,我做了一年的心理咨询才慢慢的可以正常的学习生活。我刚出来曝光的时候很多人怀疑我说的话是真的假的,包括豫章书院方面也用我的抑郁症的病史来刻意把我抹黑成一个精神病患者,说我是精神分裂症说的话不可信。我又联系到了很多毕业生来证实我说的话,让他们也有这个机会去和媒体说他们自己的经历去让社会知道这所书院到底有多么黑暗。我出来曝光豫章书院我承认有报复的心理,但是我在里面所经历的小黑屋、打戒尺、打龙鞭、高强度的体罚、极差的饭菜和住宿环境以及人人自危的生活环境,我自己不说出来也不能等别的毕业生去说,豫章书院毕业3000个人有人觉得出来就出来了,有人因为恐惧而沉默,也有人因为想曝光而找不到途径而不了了之。我一直在尝试去曝光,但发现自己的力量太弱,发帖子在百度秒删,去和以前的毕业生商量接受采访也多半不愿意。在那里我也做过很多对不住我良心的事情,包括那边有一个大连的家长来看学校,豫章书院的校长就让我和家长聊,旁边也有好几个教官看着,我只能去说豫章书院很好来让自己避免被打和做好样子给校长看来争取早日出去。那个孩子最后还是来了,我和他还是曾经的同学,每一次见到他心理总会有愧疚感,因为我知道那种生活,那种感觉,而我骗了他的父母让他也进了豫章书院,在那边和父母写信都会经过豫章书院的老师的手里再通过网站上发给我父母,至于发的我也清楚肯定有修改,我也欺骗了我父母,只为能早日出去。有时候回想起这些话就像一块石头压在我的良心上,让我充满了愧疚。

豫章书院成人礼孩子当众三拜九叩豫章书院成人礼孩子当众三拜九叩

       第二个想曝光豫章书院的原因就是我想到还有将近100个学生在豫章书院里面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我们在里面总有人说出去后一定要和我父母说救我出去,而总会被“有心人”举报冠上“有逃学倾向”的帽子轻则戒尺重则龙鞭。我深深体会过在里面的生活,在里面对自由的渴望太强烈了,我在小黑屋里面就想自己变成一只老鼠能钻出那个老鼠洞出去,在书院里就想变成天上的小鸟飞出高墙。从豫章书院出来的那种感觉我一辈子无法忘记,我用语言都形容不出来,甚至高兴到不知道该笑还是哭。而能把我们救出来的也只有各自的家长,而那些家长没有和自己的孩子沟通也不清楚书院里面的真实情况。他们能知道的只有我们被修改过的留言,被人监视着打的电话,和学校刻意营造的一片祥和的家长开放日,而面对家长的会议只会说孩子有多么差劲要延期才能改造好,满期的去让老师说服家长延期来敛财,我出来曝光豫章书院是想让那些在校生的家长知道里面的真实情况不再被豫章书院的老师校长蒙在鼓里面。

今年六月国家教育部举报南昌教育局调查显示豫章书院没有任何问题今年六月国家教育部举报南昌教育局调查显示豫章书院没有任何问题

豫章书院的霸王条款豫章书院的霸王条款

       第三个就是让很多的毕业生去吧关于豫章书院的恐惧和心结打开,让一些还在抑郁症中的毕业生去释怀,给他们造成了这样折磨的书院被曝光了出来而且一定会受到惩罚。还有就是想让送孩子去豫章书院的家长知道,孩子叛逆,厌学,网瘾的原因并不是全在孩子身上,而是家庭教育出了问题,有的时候我希望家长不要一昧的去埋怨孩子找孩子的不是,先看一下究竟是不是家庭的教育出了问题。很多家长打着爱的名号却伤的孩子最深,一个未满18岁的孩子被家人欺骗抛弃送到了豫章书院那种痛苦真的无法想象。

豫章书院停止办学的批复豫章书院停止办学的批复

而我们所受到的苦难和折磨却仅仅是宣布停办就可以不了了之的吗?

豫章前身龙悔心理教育专修学校豫章前身龙悔心理教育专修学校

       豫章书院现在申请停办也关门了但是经过我和多方的调查发现豫章书院的前身叫做龙悔心理教育专修学校而工商信息上面显示被吊销营业执照,不由得让我想到当年也估计是出了上面什么事情而被勒令关停,现在的豫章书院修身学校法人也不再是吴军豹但是吴军豹依然是最大的股东和管事的人。我觉得豫章书院关门了吴军豹完全可以换个名字换个法人再去开一个类似模式的学校,去欺骗更多的家长和未成年人。而杜绝这种方法也只能是我们这些毕业生,同时也是受害者利用法律的武器去和豫章书院战斗,让他们受到严惩而再也不能或者不敢去做这类事,也给类似开着戒网瘾学校的机构一个警示。

希望更多的受害者能勇于站出来去用法律捍卫自己,让豫章书院受到应有的惩罚!

 谢谢

Posted in 个人文章, 豫章书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