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阳杂志社: 说实话,我不痛恨杨永信豫章书院们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一些早就想说的话,想今天说出来。

豫章书院,又回来了。

我原以为,一家殴打、虐待孩子的戒网瘾学校,之前被这样曝光过,早就该凉透了。

想不到,它居然还活着,还活得很光天化日朗朗乾

坤。

对于当年曝光的志愿者,他们报复得太光明正大了。

比如他们就直接给志愿者的单位打骚扰电话,一天十几次,逼得单位辞退了他们;

比如他们人肉志愿者信息,找到他们的微博微信,不断地给他们发死亡威胁;

甚至,这事上了微博热搜后,很快就从榜单上沉了下去,最终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

怎么说呢,他们真坏得太彻底了,一点也不藏着掖着。

就和两年前一个样。

虐待,殴打,囚禁孩子,其实很多人很早就知道了,但豫章书院还是光明正大地做着这些坏事。

让孩子徒手清理粪坑,把女孩衣服扒光关进小黑屋,稍稍忤了他们的意思,就拿着钢筋一顿暴抽。

可恶可恨,他们是真的坏。

但是。

我更是发自内心、发自肺腑地觉得,那些孩子的父母,比、豫、章、书、院、要、可、恶、可、恨、一、百、倍。

我今天写这篇文章的主要目的,就是骂他们。

说到底,和豫章书院做着交易,正是这帮父母。

他们买,豫章书院才能卖。

他们不买,豫章书院有小黑屋,也交不起房租;不把孩子送进去,豫章书院有龙鞭、有打手,也打不到人。

而且,他们不是被蒙在鼓里。

什么豫章书院、什么杨永信,他们到底是个什么货色,主流媒体早就有图有真相地曝光过了。

孩子身上的那些疤,受到的那些伤害,他们也都能看见。

他们不瞎。

但是他们就是冲这个,才去做的这个交易。

孩子和自己顶了几句嘴,偷偷地玩了几局游戏,教育起来又很头疼,怎么办?

自然而然,他们就想到了杨永信,想到了豫章书院。

得到一个听话的孩子,只需三步:

1、打开豫章书院

2、把孩子放进去

3、再关上豫章书院

一年疗程后,效果显著。

再叛逆的少女,再贪玩的小孩,无论之前多不听话,一出校门就当场向父母跪下磕头认错。

所以,这些家长一听说豫章书院虐待孩子的事迹被举报了,都激动地不得了。

他们大呼大喊,你们这帮人到底想把豫章书院怎么样。

你看,”我们本来在家里好好的”,嗑着瓜子,看着电视,舒舒坦坦的。

他们觉得豫章书院苦啊,自己更苦。

生完孩子,居然还要自己养孩子,你说辛苦不辛苦?

养了孩子,居然还要教育,你说辛苦不辛苦?

孩子难教育,自己居然还要去学点教育的方法,你说辛苦不辛苦?

简直是辛苦他妈给辛苦开门,辛苦到家了。

是,孩子有网瘾,孩子不听话,可怜天下父母心,最头疼的当然是爹妈。

但网瘾不是一天养成的,叛逆也不是突然的自我。

请问,孩子变成今天这样,到底——到底是谁让他们变成这样的?

就像是《西游记》里面,到底是谁让孙猴子大闹了天宫的?

我们都知道,孙悟空从石头蹦出来,天生地养。

天庭自然承担起孙悟空的监护权。

但是天庭的家庭教育是怎么样的?

“且养在天壤之间,收他的邪心,使不生狂妄,庶乾坤安靖,海宇得清宁也”。

意思就是,给猴子吃好、喝好、玩好就行,这样一来,天庭美满,乾坤安静。

孙悟空要上天,就请他做了个弼马温;要当官了,就封了他个齐天大圣;要自由了,就给他一座蟠桃园。

结果呢,孙悟空一口气吃光蟠桃园的大果子,偷吃仙丹,捣乱蟠桃会,成了天庭的“毒瘤”。

后来,大闹天宫的时候,孙悟空无法无天到天庭自己都没能摁住。

于是天庭请如来佛祖帮忙,用五指山压住了这个“毒瘤”。

请看清楚,天庭教育失位的那段时间,是《西游记》全书中孙悟空成长最慢,闯祸最多的一段时间。

更请看清楚,那群自称无辜无奈地把无法无天的孩子交给杨永信奴役式教育的父母,更是一群把孩子培养成终日痴迷于网络的父母。

中国有句老话叫“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

父母和家庭是对孩子影响最大的因素,没有之一。

有些父母,看到因为自己的疏忽,孩子走偏了,于是痛定思痛,开始多陪伴孩子,多和孩子交流,多学习教育方法。这种父母,虽然犯了错,但好歹会反省自责。

但看到孩子走偏了,就把孩子送到杨永信豫章书院的这些父母,真的就是烂透的父母,可以说是疯魔凶怪了。

他们就像一只只在肮脏昏暗潮湿房间里生活的魔怪,两眼狰狞,浊水横流,指甲弯长,自我生活。

孩子就是他们那个房间里的灯泡,一个工具。

觉得刺眼了,就关掉,眼不见心不烦。

但觉得暗的时候,觉得别人家房间亮堂的时候,就突然打开,让你要一下子亮起来。

他们就这样,忙的时候,给他们手机给他们电脑,随他们怎么打滚。想管的时候,就一下收走手机收走电脑,想一手摁得死死的。

一旦发现摁不住孩子了,他们就给自己教育失位找一堆理由,二十年前说是小说误人子弟,十年前说是网吧害人不浅,现在又说手游是精神毒品。

有了“毒瘾”怎么办?灯泡不亮怎么办?

民用电不够,就用高压电。就请来豫章书院请来杨永信,让他们狠狠地给孩子一巴掌,摁在五指山下关个五百年再放出来。

然后自己红睁着双眼,扒在外面的铁窗上,流着贪婪的口水,等着那个早已虚弱不堪的灯泡出来,回到自己那个破败不堪的房间里,继续被自己开关开关……

这些魔鬼父母,这些妖怪父母,我觉得和人类是有区别的。人类知道翻土,人类知道灌溉,人类知道培育,人类知道呵护。

而妖怪,只知道收割,只知道撕咬,只知道暴食,只知道坐享其成。

写到最后,突然想起来,两年前豫章书院被曝光后,网络上有这样一个提问:中国还会有多少个杨永信?

现在我可能有答案了。

中国还有多少个这样的妖怪父母,就还会有多少个杨永信,就还会有多少个豫章书院。​​​​

Posted in 个人文章, 豫章书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