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章书院受害者维权会2017: 一封来自毕业生的信

​​看着梁欢先生的脱口秀,我笑了,然后我又哭了。

我知道我是一个八尺大汉,不应该哭的。但是,我忍不住。

都说是往事如烟,随风飘逝。然而,那夜夜都有的噩梦依然告诉我这件事永远揭不过去。我逃不开那个梦魇,可怖的经历随时历历在目。我……无法逃离。

Continue reading

3 个人觉得值得一看